大家對徐嘉良老師創作作品的品評和鑒賞

落花人獨立

文/驚鴻子

笑看風云——落花人獨立

曲名:笑看風云
原唱:鄭少秋
作詞:黃沾
作曲:徐嘉良


高昂的現實詩歌、擱淺的涅磐佛心,啟頭的這一筆基調張揚是我有意為之,就像那一年沉色男子在暮鐘寂寥時寫到——任心胸吸收新的快樂,在晚風中敞開心鎖。

這豈真是一筆代過的輕盈?如果做錯的事情改正了就不再回憶,辜負的人原諒了便可以和好如初,歲月輪轉,又是誰在惦記著我們的那些傷心回眸。

還是自己。所以,我真的無意去碰觸、甚至強人所難,我只是不知道在《笑看風云》之后的嘉良老師是否我執意中的落花人獨立。

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。
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云歸。

清幽還是那份清幽,俗塵還是那個俗塵,心緒卻早早拋卻掉當年的自在隨青鳥長空萬里不見了影。昔日的落花已結成青春煥發的種子,飽含花開花落之奧妙,玄藏天地萬物之魂靈。是誰重新執筆桌案,是誰褪去文人墨客清冷的長衫,窗前雨打花落,窗外燕子雙飛,那襲獨立身影是否如昨。

落花,是涅磐亦是擺脫;落花人獨立,是孤寂亦是獨立。思維、行動的獨立,讓他能夠堅守住自己的心,用一顆更為成熟、全面、客觀的心觀察世界,審視每一個余光角落。不要肆無忌憚,不要無懈可擊,只需更加疏影橫斜,更加暗香浮動。如落月黃昏,掬滿一掊水,再獨自離去。

《笑看風云》是嘉良老師寫給《大時代》的精品之作,在那部足以被稱為香港社會變遷的史詩級作品里,有情有恨有仇、有大破大立、也有自信真誠隱忍偏執極端神經質……結局是懲惡揚善也罷是快意恩仇也好,唯此一句笑看風云過瀟瀟灑灑,憑花落誰家,誰能解其中真意。


怨蒼天變了心——當時明月在


曲名:怨蒼天變了心
粵語版:恨在今天再相遇
歌手:方季惟
填詞:何厚華
作曲:徐嘉良

沉溺在音樂零星、尋覓、點點如被時空浸染了年輪的背景音樂里,如空谷鳴響搖曳在不肯凋零的那片秋葉里,一柄桃木梳,三三兩兩青絲纏繞。新置的妝鏡臺里人面蒼悴,紅顏已老。想起西毒歐陽峰大嫂時日里消逝的神思靡靡,如果讓我遇見你而我依然年輕,也相信永恒是不變的曾經。年輕的時候,她以為那句話很重要,可是現在,等待的漫長與無望已消磨掉她所有的矜持,她說現在我已經不想再聽那句話了,在我最美麗的時候,最喜歡的人卻不在我身邊。真正是,如此的良辰美景,如果沒有你,我該向誰人去訴說。

歌曲極盡回環往復之能事,力所將所有的吟唱都化作天邊永不消散的云彩。李清照寫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凄凄慘慘戚戚。是一種無以為繼的無力延續,余音回蕩,纏綿哀怨,猶如落葉經脈里一點依稀的溫潤,只是回憶著春天的樣子而無力再開出夏天的繁榮。

時空阻隔豈止長路迢迢
情絲纏繞豈是長發飄飄

上面兩句的音律和氣勢總讓我想起蔡琴的《出塞曲》,一個是悲壯如虹,一個是多情哀怨,竟有絲絲厚積薄發的因子隱藏在曲音背后,像極某個年代里炙烈鮮明的步調,一種勇氣,一種敢于面對和改變的勇氣。我喜歡這樣的氣息,似野火之于野草,燒之不盡吹又生。

嘉良老師的音樂總能讓我想到六音之外那觸及心弦的點滴,他像持了啟發心志的鑰匙,各個音節敲擊密碼的符咒,再一點點幫我們開啟,并一點點讓我們釋放。

2006年1017

河南快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