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對徐嘉良老師創作作品的品評和鑒賞

無題


文/蘇筱琪

初聞徐嘉良這個名字,感覺如此陌生與遙遠,才發覺,自己對音樂制作人的了解,僅限于仿佛當紅的林夕、方文山,以及不久前過世的霑叔,恍然自己對幕后的關注,竟如此之少。

問及幾個友人,交談中,漸漸清晰地憶起,以往觀看的好多港片,在片尾字幕亮起的時候,總有徐嘉良名字的閃現,那些精彩的影視劇配樂,各中浸潤的,是他的旋律心路,他的款款濃情。

兒時最愛的港劇,總給人難以忘懷的悸動,回味的時候,遐想無窮?;蛟S今日看來,造景太粗糙,化妝太拙劣,演員不夠靚,情節不夠奇,但,那是一種平實不做作的自然,如細水涓涓,慢慢地,總有些許感動灑入心田。而其中的配樂,更是與其神韻共通,隱約中透著堅韌,舒緩中不乏大氣。一日日,淡淡的港劇和緩緩的音樂,在時間的流里溶成了一種記憶的積淀,以至于很多時候,我們都會毫無理由地說:這曲子很港劇,也會在某一處音樂響起時,第一時間聯想到老劇的味道。沒有邏輯,無需思考,這仿佛已經成為一種無條件反射,當我們慢慢成長,當我們慢慢年老,歲月在回憶里添加了若干,又遺棄了若干,而這些曾經怦然心動的旋律,則總在心底最溫潤處,無需記起,卻時時難忘。

《大時代》是我記事以后重溫的一部老劇,再看的時候,還是一樣的震撼,所謂的大時代,不僅是劇情發展的年際跨度,也不僅是人物形象充斥的世態百象,更大意義上,是真正豐富了的炎涼社會的心靈圖景,看似的人們,折射出了更原生態的本真。徐嘉良打造了其主題曲《歲月無情》,一如往昔,他總能把歌的心和劇的魂靈動地扣合起來,乍聽上去雄渾無二的音樂,卻在一聲聲的打擊樂下,顯現著蒼涼和慨嘆,似緊卻緩,似急卻柔……

《摘下漫天星》(《畫皮》)、《從未試過擁有》(《今生無悔》)、《從不放棄》(《天地男兒》)、《笑看風云》(《笑看風云》),一首一首影視金曲,敲開了記憶的心門。老港劇的感覺,就這樣慢慢在心頭糾結。我想我的懷舊,某種意義上,是由這些港劇、港劇配樂塑成的,當然,還有——老歌。

《隨風緣》,安寧、靜謐,緩緩流淌,淌入心中。不張揚,卻可以深深烙上印痕,那是一種超越話語的心靈契合。

《還能愛你多久》,徐徐緩緩,融融冶冶。心情仿佛細紋蕩漾,沒有表面的波濤洶涌,內里卻自是激蕩萬分。

《蠟燭》,柔美中夾帶感悟,令人不知不覺中被感動。

《只怪當時》滄桑,沉淀,無需演唱技巧,只是,淡淡地,自心而出。

人說音樂是捉摸不定的,若想順著文字的藤來抓住旋律的尾巴,必定是枉然的。然而,感覺在,味道就在。在徐嘉良的音樂中,我仿佛感受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一種懷舊的感覺。印象中的80、90年代金曲就是這樣的,舒緩流淌,平和淡然,和著樂器節奏小波浪的起伏,踏著叮叮咚的直線拍子,奏出了干凈素雅;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震撼,卻總能悄無聲息地沁入人的心脾;初聽上去平淡無奇,卻可以感覺繞梁三日,旋律久久回想于耳際,不知何時,自己也在不經意間,已然輕輕地哼起了那個調子,深有感觸地。

音樂在歲月中淌下了或深或淺地痕跡,這印痕在我們的心中引起了層層反響,幾經記憶的折疊,成就了一種很感覺的感覺——原來,所謂的經典,不是特意去追逐,去附和,那是一種心領神會。徐嘉良,也已經無需過多的浮名,若某日,我們記起,曾經,有他,有他的音樂。會心一笑,足矣。

PS,就在我以為徐嘉良的感覺就是我熟悉的港劇的感覺時,發現,原來他更多元,他的作品可以大氣可以纏綿,可以靈動也可以凝重,新作不斷,佩服咧~~

2006年1010

 

河南快三推荐